水仙

2006年02月17日 § 4条评论

 
 
 
 
 
 
 
 
Advertisements

吃的快会发胖的种种

2006年02月16日 § 一条评论

2月份的BAZAAR中有篇文章满有意思:想瘦,良好的饮食习惯很重要!
 
法国人吃着世界上最丰盛最营养在别国人眼里最容易发胖的食物,
但肥胖指数却世界最低.(法国10% 英国22% 美国33%).
以我的理解能力呢,文章的意思就是:法国人吃饭幽雅高贵,直白点就是细嚼慢咽,他们讨厌快餐,杜绝垃圾食品.他们一天中有两顿饭会是在自家中享受,这样不仅有助于消化还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让身体回亏给你真实的饥饿程度.相反,老美们热中快餐,不仅吃的快而且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地铁站公车站,马路边,办公室到处都能看见一手拿可乐,一手啃汉堡的上班族.吃的快,根本无法让自己身体去感应饱还是没饱.啊~关于吃的快会发胖这个问题,我听N多个人说过,但是具体为什么,个理论出自哪就没根可寻了.
 
 
最后总结书中总结出5 TIPS:
1.不饿不动嘴
2.饿了想吃就吃
3.细嚼慢咽
4.抵制方便食品,垃圾食品,杜绝任何形式的快餐
5.吃饱了就放下筷子

我马上去CC 兔子那过节劳!!

2006年02月14日 § 4条评论

扫街9小时…

2006年02月10日 § 7条评论

突然醒悟,下个星期就开学了,
妈的,老于的作业到现在还么的影子.
我梗直性在那干着急.这最后几天也只能往人多的地方钻了.虽然我知道自己很可能会被淹死.
南京哪里人最多?
除了70路就是夫子庙,地球人都知道!
 
早上在花灯市场逛了N个来回,一不小心,撞上了新疆小偷.第一次亲身感受到那种被人掏口袋的刺激.幸好及时闪开了.我狠狠瞪了一眼那只很吊的女人!(5~身上穿的是KAPPA  HOHO)
 
今天一不小心的事情太多了.
拍着拍着,一张很欠扁的脸挡住了我的镜头.又是那只女人.靠,它正在…  
哇噻~这机会简直是我盼望已久的.想当年的那次在新街口,我潜伏了很久都没等来个好的,哪晓得今天给我送上门了.咔咔,我今天她妈的让你们这些狗日的现原形!
 
最终,那狗日的得逞了.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我恨自己当时,或者小偷走以后没有及时告诉那个被偷的人.我心里有种无名的恐惧.一种力量在阻止我.
那个被偷的钱包找到找不到,也许就是我这么一念之差.
 
 
后来我报了警,警察根据我的照片,深入人海寻找小偷.
后来,那个丢钱包的女人也找到了我,她告诉我钱包里没有现金,但有很多卡.云云…我还是觉得心理不安.
但愿,她也能像我一样,一不小心,发现自己的钱包躺在路旁的垃圾桶边…
 
 
 
 
 
 

年前 去了趟传说中的随家仓…

2006年02月9日 § 5条评论

之前,想用比较搞笑的形式来发这张贴子,但是,从医院出来后,我就改变了主意.
我去的是儿童病房,一栋在医院新楼房右侧方的老楼:
每层楼都是一个病区,每个病区的入口都有一扇安全防道门,进去前要按门铃,医护人员从门上的小窗口问明来意后才会放行.
我按了一声门铃,突然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从小窗口上露出一个脑袋,眼睛瞪的圆圆的望着我(白多余黑).我被小吓了一跳.我又按了好几声,护士小姐才姗姗给我开门.
我一进去,好几个小孩见有"客"到.就尾随着我,走廊很压抑,灯亮一盏,暗一盏,病房里也不开灯.我还听到了3声尖叫,那种叫声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是从内心发出来的,是那种在某种极端恐惧的环境下才会爆发出的叫声.
这些得病的小孩,走路慢,也很轻,走的时候上半身基本不动.有时候他们好端端就会突然冒在你的背后.有的孩子甚至走路的姿势都很怪异,有一个小女孩,有点胖,走路的时候肩膀一高一低,头歪着,头发松散地绑着,走进一看,她的眼神充满了仇恨,有种用眼神杀死你的感觉…

 

 

 

 

 

 
 
 
 
 

拍 民 工! 胡影它老人家给我们布置的寒假作业!

2006年02月5日 § 5条评论

昨天,跟SUPER唐约好去安德门,哪晓得他跟别人喝酒忘了时间,叫我先去.我一听,有点抖活,靠,怎么去,拍什么,怎么拍,不让拍怎么办,农民工耍恨怎么办…归归!一时之间,能想到的都想到了!
 
那地儿还算好找,出了地铁老远就能看到一大团黑压压的人群.
 
挤到人群中去,很多双眼睛"刷"的一下整齐地向我投来.我只管往前走,相机挂在胸口但好象连举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进了民工市场大门,一个民警把我叫到办公室一边叫我登记一边和我吹牛B.不吹不知道一吹吓一跳.原来这位警察叔叔和我是校友,还是郁秉隆的学生.因为他的健谈,消除了我的小小恐惧感.临出门之前还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找他.(哎~~~不知道是我的运气好还是小泥鳅的命不好.为什么他每次出去扫大街弄不好就和警察起冲突.)
 
出了警察叔叔的办公室,我就在那观察.恩~人还是挺多滴! 可是,基本上都是围成圈在那吹牛,真正找工作的倒是少的一腿.
我左拍拍右拍拍,突然有个男人档住了我的镜头.日~一个满脸雀斑的男人很好奇地看着我的相机,然后问:"你是电视台的?"
我花他:"报社的报社的."
他感叹:"记者哦,那肯定很有钱!"
我回他:"实习的实习的."
为了表现出我们南京人友好,不排外,不歧视民工,我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每个问题都认真回答.(哎~不对哦,好象应该是我问他才比较妥当)
 
闲聊中,我发现,他们这些人找工作一点都不难,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眼高手低的却找不到.像这个人,想找一份月薪1000左右的,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到现在也找不到合适的,整天到市场里找人聊天凑热闹.周围一些找不到"组织"吹牛的农民工看见我这里有"一席之地",一起凑上来,立马炸开了锅,吐沫星子横着竖着到处乱飞.我倒~   话题却和找工作八杆子打不到一块.
 
 
 
 还有,后来又去了夫子庙.那个人潮! 差点被淹死.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06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