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

2006年04月26日 § 8条评论

上星期,连头带尾3天,把那什么高级摄影师的事了了,一桩事就此了结.
天,这叫什么考试,背背选择判断题,举相机拍几个人头,连灯光都帮你摆好,快门光圈直接告你.
我妈说,越容易考的考试,就越不值钱.不过这报名费却相当值钱,900块.
 
 
考试那天还出了个大娄子.上午一切顺利,下午进影棚之前我的右眼开始爆疼,疼的眼泪水如瀑布般泳出,随之而来的是右鼻孔的鼻涕一把一把地喷出.周围人都以为我哭,冤死了,我一边忍着眼睛的剧痛,一边用纸擦鼻涕,还一边不断解释是眼睛出毛病了.
结果,有人问:你眼睛疼捂着鼻子干么四?
"七窍是相通滴艾!!!"
 
没看见我当天的惨样,非常壮美那.
右眼肿的我天旋地转,我不断问周围的人,我的脸是不是变了形;
眼睛红的基本上看不见眼白;
更悲哀的是,睫毛膏不是防水的…
 
老天还真会捉弄人,考完试,当天晚上还要去喝喜酒.
爸妈在南艺门口等我,被我的样子吓坏了.
后来就先去了人民医院.
由于眼睛不知道哪根神经迁到大脑,弄的我头又开始剧疼.挂号时,我妈说看眼科,小护士看了我一眼,奇怪地问:
"眼睛疼捂着头干么四?"
 
最后,看完眼睛,开了2瓶眼药水,七七八八花了60多块.黑讴!!!
 
喜酒照喝,不过是我爸妈,我只是匆匆亮了像,就一直睡觉.
 
第2天,眼睛基本好了.不过只能睁左眼,右眼被眼屎粘的很紧,后来是我用手扒开的…
Advertisements

小宋的熊…

2006年04月15日 § 5条评论

一  二  三  四  五.这小家伙在我滴书桌上蹲5年了.
记得刚把它抱回家时,我就居然光明正大地放在桌上.
小熊太白了,以至于我一直舍不得把它从包装袋里拿出来.偶尔捧出来看看再放回去.那是相当的爱惜那!
后来,一切结束,我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它,再后来它的身上落了一层灰,命运有点凄凉.我几乎没有碰过它.
 
直到刚才看着它的这双眼神,很无辜,很可怜,
我心酸酸.
 
 
 
 
 
 
 
 
 
 
 
 
 
 
 
 
 
 
 
 
写这么多我只是想说:我们一定要爱护小动物  ,让它们在人类的世界里得到温暖!管它是谁的…
 
 
 
 
熊的主人如果有机会能看到这张照片,肯定会惊叹,好白啊!
 

有期待是美好的 有电影是完整的 没人性是吓你的 有婚姻挺糟的 有小孩是毁灭性的 有狗狗才是明知的

2006年04月12日 § 2条评论

 
在学府路等70,
 
同站的有个妈妈接儿子放学.儿子嚷嚷地第2天要去春游,哇,那兴奋的样子让我都在一旁偷笑.
 
想当年学生时代(现在基本不是学生了),遇上个春游秋游或者什么节日,总之可以不用上课的,那种期待的感觉简直好的不得了,有个盼头学习都会带劲.后来上了高中,住校,基本没什么盼的,唯一值得激动一下的就是周末可以回家.现在每当我经过附校,或是看见附校接送学生的包车,或者看见附校的学生我都会努力努力努力地回想当时那种期待回家的感觉.但是,日子一天天过我的回忆也越来越吃力.
 
现在那,
我不盼回家,因为我天天回家;
我不盼不上课的日子,到是盼望天天上课;
我不盼今天没有作业,倒是盼老天爷赐予我复习英语的动力;
 
我现在盼什么,
盼每天都是晴天,
盼每天可以忙忙碌碌,
盼每天都能顺利地拉屎,
盼每天都能接到活做,
盼每天都能瘦一点,
盼每天把睡觉的时间挪点给电影
还盼每个星期四的影视鉴赏课和每个星期都不一样的蕾美女.
 
 
 
 
说到这,没办法不提这门课,这是我大学时代没有任何负担没有任何被强迫认认真真听过的少有的几门课之一.
蕾美女喜欢一边傻笑一边和我们大谈电影.
本人对电影的接受属于"美国电影为主欧洲电影为辅,港台日韩有且只做消遣".而我周围的大部分朋友们对电影的接受属于港台日韩优先级,而我对于港台明星的印象仍然只停留在初中水平.我要是和他们谈国外电影,谈国外的明星,刚说上那些一大长串的人名,他们马上会劈头盖脸地教导我:做人要低调!  好了,长此以往我就严重落伍.
幸好这蕾美女也看似重洋媚外之人.
我从她的课上也的确学了不少东西,不单单是电影,一切和电影有关的东西.
看电影真的还要靠高人点拨.
有一次,
在公交车上遇见一编导班MM,
她说她们班在上影视鉴赏的时候,老师往往对一段情节能说一星期.
哎,科班和非科班的就是不一样的待遇…
 
 
说到这,没办法不提蕾美女.
其实这女人长的不能算顶级,但很有女人味.
上她的课已经有2月了,真的印证了编导班人说的,每次课从衣服,鞋子,包包到耳钉没一样是重复的.搞不好到学期结束都是这样.
她上课很喜欢傻笑.
她开MAZDA6.
她可能是唯一一个能搞定男生眼球的女老师.
 
 
 
 
用法国香水喷死了一只虫子.
前天,我房间钻进了入春以来第3只虫子,可偏偏却在纱窗上,我很抖活地用杂志拍它,结果纱窗太软使不上力度,虫子反而因为惊恐飞了起来.
不论是大虫小虫,软的硬的,飞的爬的,叫的不叫的,我都害怕的要死.
在极度恐慌之下,我拿起了人家送妈妈的一瓶法国香水把虫子喷死了,虽然效果不是立杆见影,但虫子最终"啪嗒"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哎~~人在极度恐慌之下会不顾任何代价地先保命,可能这就是我小小的人性吧.吼吼~   而我庆幸当时我没有用妈妈送我的CD绿毒来喷死虫子,这说明人在极度恐慌之下保全自己的同时还清楚地认识到必须损人利己.这就是我小小人性的小小阴暗面吧.嘿嘿~
看着掉落在地板上缩成一个球的虫子,又觉得自己做的有些没有人性了,一个比我小几百倍的飞虫,就这样被香水熏死了.
不过好在它不是被拍扁或是被杀虫剂毒死……
 
 
过几天,爸爸一朋友要结婚了.不容易啊四十有几了.先恭喜他+祝福他.
那天给新人拍结婚照,婚纱是租的,纱纱的,好漂亮.然后自己趁没人的时候把那头饰(我也不知道那专用名词叫什么)偷偷批在自己头上,对着镜子作怪了半天.
我都没反应过来,我都22啦,在爸妈的那个年代都该是谈婚论嫁了.不过一个人的日子过惯了,多自由!也懒得考虑这么多.像我这样的大龄女青年还是不少滴.
 
 
最近真的是春眠不觉晓啊,我突然变得很嗜睡……

乱花溅欲迷人眼

2006年04月2日 § 4条评论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06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