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拆拆,除了拆还是拆,这帮呆比吃什么长大的?!

2006年07月30日 § 3条评论

老城南开始拆了,老城南们的根拔了,南京的那点东西全拆光了.
拆完老城南,颐和路的部分民国建筑似乎也要开拆了(据说已经开听证会了)…
那干脆把这些那些首长局长厅长X长X长的小别墅也全拆掉,一了百了!
 
 
 
 
Advertisements

地震拉~!

2006年07月29日 § 7条评论

26号早晨,
 
莫名其妙地我5点多就自然醒了,
 
左翻身,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小床忽然左右摇晃的很厉害.我以为在做梦...
 
隔壁房间,老爸故作沉稳地大叫老妈,他俩几乎同时大叫:地震劳!
 
我被吓得早已清醒过来,不敢动.冷汗~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睡不着了,起来找老爸吹牛.老爸就开始回忆唐山大地震.当年外国媒体这样形容:唐山一夜之间在地球上消失了.
 
听的我,冷汗~!
 
我怕死!!!!
 
好恐怖哦!
 
以至于现在晚上我都不敢向左侧着身子睡.哎~心理有阴影咯.这两天,小失眠!
 
 
 
同一天,工作出了小差错.
被主编临时叫出去拍摄杂志封面,结果相机没有调到最大素质,直到27号晚上这个问题才被发现.28号结稿.决定28号赶早重拍.担心了一夜!幸好来得及!

昨天…

2006年07月14日 § 9条评论

哈伯伯生日快乐!

 

今天一觉睡到自然醒,!  8点准时睁眼.睁眼同时那边手机信息也来了!

,周宁人同学说:今天天好的让人心醉!

我拉开窗帘,天那,出了梅就是不一样,天蓝的根本不用PS!

 

今天天好的让人心醉,但同时太阳辣的让人心碎!

 

 

下午为了完成任务特意去了浦口火车站,多么怀旧的一个破地方!

 

 

印象中的浦口这火车站貌似挺浪漫:

江边

民国建筑 

怀旧

长长的月台+废弃的铁轨+远处火车的汽笛声

 

可是我发现这地方到是适合失恋的人.

坐在月台上可以怀个旧,

走在铁轨上也可以怀个旧,

想不开了,沿着铁轨多走几步就是货车的繁忙路线,

不想太痛苦,那就少走几步,火车站对面就是滚滚长江

 

 

 

 

 

 

 

 

 

 

 

 

 

 

 

 

 

 

 

 

 

昨天爬紫金山对我来说简直是"不可能任务",

可是为了完成任务,我不得不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实在太痛苦!

 

 

 

 

 

 

 

 

2006年7月13日

 

SATURDAY

2006年07月9日 § 6条评论

在太平门环湖路上偶遇一只体形硕大,力量强悍的哈士奇.
 
 
 
昨晚回仙林校区  没想到西区还有两栋宿舍灯火通明

7月7日 实习日记 多云

2006年07月7日 § 一条评论

 

已经习惯了天天记日记.

3,那种陌生感已经远离我了.

今天一天都在杂志社,帮编辑给她那台电脑减负,足足32G的照片要转传给图片编辑.从早上到下午

编辑说我家太远,上班不大方便.我说,路远时间观念会比路近的人强很多.但是,我自己知道,路远并不是什么好事.中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杂志社已没有多余的桌子,所以我只能像游魂在丹凤街上飘,吃过午饭索性就蹲进了一站路以外的星巴克.可这并不是长远之计啊!不过今天在星巴克看见新一期的<MAP>上架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下午,主编又找我们开会了,关于南京8大浪漫之地拍摄的事情,很高兴主编把我当人看.居然仙林也被暂定为南京的最浪漫的地方之一了,仙林除了满街的日租房,黑车之外,我真的一点看不出有多浪漫!

但愿明天天气晴朗!

今日拜访拉贝故居

2006年07月6日 § 4条评论

门外
 
 
 
 
院子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哪个教授的豪宅呢~
 
 
 
屋内,加阁楼共3层,很大,可是刚刚装修完还没有开始布置,空荡荡…
主编的背影…
 
 
 
 
 
 
落后就要挨打!
拉贝是德国人,在南京大屠杀时被称为"中国的辛德勒",救过很多南京人.当时拉贝就把他们藏在自己这间别墅里.
 

       7月5日 实习日记

2006年07月5日 § 2条评论

早上六点起,七点走,下午5点半回到家,结束了第一天的工作.累到快死!

 

我惧怕去报社,像我这种小人物,无非就是端着相机到街头扫一扫,拍些市井小垃圾,无聊透顶不谈,搞不好还糟人白眼. 讨厌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办法,厚着脸皮找了MAP.过程倒真是一拨三折,现在总算可以顺利开始实习生涯.

 

今天是第一天,.一直都认为自己不是一个SUPERSTAR(超级拾达),在这个杂志社没一个熟人,真的很害怕今天一天都没活干而导致坐在冷板凳上当一天的空气. 所以早上提早到了20分钟给自己先压压惊.

 

上午去了南大,和宣传部的一位同志谈妥了关于拉贝故居的采访事宜,本以为编辑已经和对方沟通过,哪知道他们却毫不知情.对于我这个不速之客他们有点为难,同时也把我弄的措手不及.不过最后还是顺利完成任务.最值得一提的是居然在南大门口巧遇了几年不见的高中室友汤炜,明显的瘦了,本以为在澳洲找了个金发碧眼的帅哥,没想到丫头很深的爱国情节最终还是找了个国产级精英派人士.

这个月底是七夕,编辑在城市地理准备推出南京八大浪漫之地.下午分头行动去采点.派我去了清凉古道,小粉桥和台城.找不到路是一大难题.小粉桥,我真的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问题问海哥就对了.原来就在珠江路上

突然发现一个非常可怕的问题,相机端不稳了!…

 

第一天的感觉:平静外表下的忙碌。不像电影里那样电话响个不停,文件漫天飞,人流量极大,相反,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忙这自己的事。但是和他们说话时就明显感觉到,他们似乎希望10句话并做一句话一口气说完,和编辑除了工作上的事不会再聊其他.

 

直到我认识JULIE。她是我今天在杂志社交的第一个朋友.一个美国胖妞.她是英文编辑,很年轻,人好,中文说的也贼溜! 她今天主动坐下来和我打招呼,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如山洪爆发般冲向我的心田,我突然变的话特别多,她呢,一边微笑一边睁着大大的碧蓝的眼睛听我滔滔不绝.很高兴认识她。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七月, 2006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