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4日 § 9条评论

最讨厌星期一,每星期,四天打渔三天晒网的生活总是会让我在星期一犯假期综合症。
昨天三年级和四年级的课很"热闹",也许开学第一天就不应该给他们好脸色。早上10点半就要赶去马德里上西班牙语课,下午半天就卖给了我的学生,回到家累得够呛还要赶紧准备第二天一年级和六年级的课,好在又可以见到那群一年级的小鬼,是我这四天工作的唯一一点动力。
可是这下好了,这一点点小小的盼头全都因为maria的一封邮件被化成了无限大的失望。总之一年级教不了了,改教一墙之隔的幼儿园。
讽刺的是,上星期刚好教了“再见歌”,今天和一年级的孩子道别让他们复习这首歌,唱的我心酸,加上Rodrigo和他那“四人帮”成员跑过来,用他们小小的手臂给了我一个暖暖的“熊抱”,刹那间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想起“放牛班的春天”里最后那段,老师被开除,临走时学生被关在高塔里,边扔下写满祝福的纸飞机边唱着LES AVIONS EN PAPIER;
“死亡诗社”里,最后老师离开教室,所有学生打破戒律一起站在桌上目送老师…
我忙活了大半个月,也许希望换来的就是离别时学生对自己的不舍,这样的结局是我希望看到的,可似乎来得快了点…
为什么说的这么绝望呢?我还和他们在一个学校,至少天天能见面,至少每当我经过他们的窗前,他们都会拉长脖子向我挥挥手,至少GONZALO看见我时还会露出他那没长全的大门牙。看见他们我常会想等他们再长大一点会不会记得我,看见我会不会跟我打招呼,CARMEN和RODRIGO会不会在一起谈个恋爱,PABLO会不会是个花花公子,GONZALO和OSCAR会不会还像现在那么乖,他们会找什么样的女朋友…
 
来西班牙一年了,感慨我和我身边的人经历了诸多关卡之后,在新的一年都有了好的开始,link在无数的阻力和一次次回国未果的情况下还是挺过来了,最终如愿考进了舞蹈学院;晨晨经历了躁人的空窗期和漫长的等待,甚至有过绝望的想法之后,终于上大学啦;之前基本每个月换一次工作的我,现在终于有了一份像样的稳定的工作,之前混乱的生活开始步入正轨——不停地上课和被上课。工作中尽管要面对几十号西班牙小孩,但是要知道,当你可以完全驾驭一个游戏的同时也就失去了初始的新鲜感,而现在这份教书匠的工作就如同一个变化无常到我无法完全摸清规律的游戏,每天都充满未知数和挑战性。
 
 
中午在校园里闲逛,生平第一次看到松鼠
 
Advertisements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月, 2008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