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 FIN!

2009年01月30日 § 3条评论

      12个小时,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了,我们就这样分开了。LINK终于还是回去了!折腾一年多了!
      昨天机场为她送行,尤其是那个超级大催泪弹晶晶也在场的情况下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眼泪鼻涕一大把的煽情场面,这个局势让我比较意外,本来都想好台词怎么圆场,结果都没用上。 送上两个充满无限爱意,牵挂和不舍的大拥抱和两个超强有力的大KISS后,LINK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入关了,可是给我的感觉就像刚刚把她送上回市区的大巴,想念的时候还可以通个电话,然后说说这个坏话,说说那个坏话,再不行这个星期天去她的舞蹈课看她教跳舞。隔着玻璃看着她安检,看着一步三回头的她,看着频频向我们挥手的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墙根,我才反应过来,以后看不见她了,想听听她的声音都要算时差了。
Advertisements

ADIOS 2008!

2009年01月24日 § 2条评论

2009年的愿望除了能顺利申请上硕士外,也希望在2010年能完成环勃朗峰的徒步路线,也许这个计划现在说得早了点,但如果等到09年春节再说却又迟了,因为走这条徒步路线实在需要太多的准备工作,光是体能锻炼就需要至少三个月以上的时间,除此之外还要充分阅读资料摸清路线,购置装备也要小花一笔,更重要的是在Link即将回国的催化下,使我想回家的热情已经高度膨胀,也从而让我理智地看到家和阿尔卑斯山哪一个更重要,我想死他们了,爸爸妈妈奶奶还有cici 孙楠他们。总之这次不会骗他们了,7月份,等着我!
产生徒步勃朗峰的念头还是因为这次旅行,当我第三站到达因斯布鲁克时,被阿尔卑斯山的群峰给压倒了,本来目的是参观施华洛世奇的水晶世界,但最终这个可望不可及的虚荣心被阿尔卑斯救赎了。
元旦当天我一早就从萨尔茨堡坐上了去因斯布鲁克的火车。之前,暴雪一直伴随着火车开往因斯布鲁克,偏偏我到了雪也停了。风尘仆仆的我一出火车站,极度失望,整座城市看上去就如同一个中国的二级县城,看不到古色古香的老建筑,只看见一些乱七八糟的小楼房,我立马就后悔了(后来才知道因城老城区很小,我初来乍到时的场景基本都是开发以后的因斯布鲁克,不过不现代也不古老的城市景观我实在不敢恭维,汗颜!)。 我垂头丧气地先去了车站对面的快餐店吃早饭,静下心来临街而坐,这时,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我嘴里啃着汉堡,目光注视着窗外一拨又一拨扛着滑雪板全副武装的人,当时心里还在想,这里对于那些滑雪者简直就是朝圣的圣地,对于我来说却一无是处!这时,天空逐渐拨云见日,当我最后一大口汉堡下肚,很满足地又一次向窗外张望时,被眼前的景色吓倒了,可以这么说,阿尔卑斯山突然就站在马路对面,好像以势不可挡的威力向我压过来,突然觉得山和这城的比例突然变得特别不协调,不知道应该说阿尔卑斯太大了还是因斯布鲁克的确太小了!之后我匆匆灌了几口可乐下肚,就“上”了南山和北山,所谓“上”,也就是坐着公交车直到缆车起始的地方。就是这样,也花了基本一下午的时间。
 
因城街景
 
 
打开宿舍的窗子就能看见北山
 
因河
 
 
在南山的山脚下
 
南山山脚下
 
 
在北山遥望南山,这两座阿尔卑斯的小山峰就这样把因斯布鲁克夹在下面
 
北山,缆车和人家
 
 
因斯布鲁克火车站,第二天早上临走前拍的
 
老城区街景
 
黄金屋顶
 
我发现因斯布鲁克人喜欢在老建筑的墙体上做文章
 
 
格林童话街,满街的墙上都是格林童话里出现的人物
 
 
 
 
 
 

D5和 D6 Salzburg

2009年01月17日 § 一条评论

 
30号,一早就从维也纳出发,中午,OBB的火车很准时地把我带到了萨尔茨堡。到了旅馆扔下背包就出去逛了。本指望这里能看到点雪景,哪知道晴空万里。
 
 
这个城市被萨尔茨河割成两半,在奥地利去了三个城市,每个城市都有一条河流穿过,维也纳是多瑙河,萨尔茨堡是萨尔茨河,因斯布鲁克是因河。
 
 
走着走着就看见了位于粮食胡同口的莫扎特出生地,那座黄色的房子特鲜艳。
 
粮食胡同里的铁艺相当出名
 
连麦当劳的招牌做的也很特别
 
 
在河对岸远望山顶的城堡和山下的教堂
 
 
 
 
在奥地利看到的乌鸦比喜鹊多,而且都是大只的
 
 
 
广场上的食品摊子
 
后面一堆圆盘状的东西全是没切的奶酪
 
走着走着,就到了莫扎特广场,冬季,这里有一个露天滑冰场,在这里如果想出好片子绝对要站到脚冻僵。
首先锁定了这个戴红围巾的女孩,的确有点好莱坞的星味
 
 
个人比较膜拜这张。
 
 
 
 
 
 
 
从莫扎特广场出来,天已经渐渐黑了,其实下午5点还不到,于是决定一路走回宿舍,这时候橱窗里的灯都打开了,那些精心布置的摆设的确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这些全是蛋壳,空心的,不过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要卖这么贵!
 
 
 
回到宿舍
 
第二天,31号,一早起床,买了张萨尔茨堡卡就开始我的一日游了。所有交通工具都包含在内了,公交车,不坐白不坐。萨尔茨堡一天玩不过来,我只去了四个景点,米拉贝尔花园,山顶霍亨的城堡,莫扎特故居和莫扎特出生地。
等红灯时拍的街景。
 
 
 
上了山顶的城堡
 
遇到像这样有雾的状况,器材的劣端暴露无遗。
 
 
 
萨尔茨堡
 
 
侬山修道院,“音乐之声”里,MARIA所在的修道院。
 
可惜没对外开放
 
坐着公交车去了郊区
 
今天是平安夜,广场上已经开始上人准备午夜的时候庆祝。可惜我实在没有办法在外面硬抗几个小时,于是决定先回宿舍,结果一觉睡到了2009年。
1月1号早上准备出发前往因斯布鲁克,就在临出发前,暴雪来了!
 
 
 
 
 
 

DAY 3 & DAY 4

2009年01月11日 § 2条评论

      从第三天开始整个人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开始疲劳了,于是决定不走古典路线改走自然风光路线。
      虽然之前有预想过维也纳的冬天会让人很不舒服,而这里的温度也的确是我预料之内,可是扑面而来的寒气的仍然让我措手不及,尤其是这两天去的都是比较偏的景点,和城内温差悬殊很大,我恨不得蜷成一个球。这样一来,玩兴就大打折扣了。
      今天太阳终于肯露脸了,可惜远远不及西班牙的艳阳,难怪大街上随处可见加那利群岛的旅游广告。一大早我就去了充满传奇色彩的那座维也纳森林,其实不能说是一座,而是一片,就是维也纳东北角的卡伦堡山,维也纳的绿肺,只是因为小约翰的那首享誉世界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所以这里就一直给众多乐迷传递着无限的遐想。而当地人则把这里当作远足,锻炼,踏青的最佳去处。公交车一直把我送到山顶的观景台,可惜雾太大,没办法拍维也纳的全景,本想等雾散去,只是山顶实在冷得让我不得不一直跺脚,于是决定走一段下山路,当热热身也好当看看风景也好,途中我心理哼着这首圆舞曲的旋律,忽然间明白了小约翰的这首“维也纳森林的故事”之所以成功,里面不但饱含了他对故乡的无限热爱,同样这里也的确是个能激发人灵感的宝地。可惜冻得够呛的我只能拍了几张照片便立马钻回了下山的公交车。
 
 
 
      之后去的地方还是跟小约翰和他的作品有关,“蓝色多瑙河”。河畔是继纽约和日内瓦后联合国第三大办公驻地。多瑙河的确很蓝,清澈见底,只是这样一个古典悠扬充满诗意的名字却配上了周围现代化的建筑和快速的生活步调,总觉得哪里格格不入。
 
联合国
 
 
蓝色多瑙河
 
 
 
      晚上7点半,我很准时地出现在了金色大厅,在等待存衣服的时候,大厅里的人越积越多,而同时我也发现自己和他们越来越格格不入。历史仿佛倒回了一百多年前的维也纳,社会名流们纷纷赶来参加社交晚宴,浓妆艳抹的女人挽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挎着小包,身着晚装外罩皮草,优雅地在大厅里和友人谈天说地。再看看我,蓝色雪地靴包着牛仔裤外加背后破了一个小洞的旧毛衣,就怕有人问:“嘿,你是火星来的吗?” 我买的是最便宜18欧的坐票,在二楼侧面的最后一排。买票时那个老太太就说不一定能看到舞台,我当时还不相信,怎么可能呢,事实上我在伸长了脖子的情况下只能看到舞台的一个角。晚上的演出基本上是新年音乐会的构架,除了施特劳斯家族的曲目之外还有舒伯特等等音乐家的作品,最后按照惯例始终是以“蓝色多瑙河”和“拉德斯基进行曲”为结束。小时候听音乐会,总会天真地想如果乐团里有人滥竽充数,肯定没人知道。事实上,当天晚上某把小提琴拉错了音,就算再来十把小提琴也没法把它“和谐”掉,让我心里也咯噔了一下。而当那首欢快的“拨弦波尔卡”开始时,如此熟悉的旋律,我真的情不自禁咧开嘴笑出来了。
只有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才能凑到第一排拍个全景
 
楼下的站席
 
 
 
 
D4
    早上先去买了火车票,维也纳——萨尔茨堡——因斯布鲁克——慕尼黑——维也纳,这一圈下来,火车票总共花费112块,幸好买到了从慕尼黑会维也纳的29欧特价票,只是在维也纳买要多加5块的手续费,要知道同屋的那俩日本妞从维也纳到慕尼黑居然要75块。
     之后便去了美景宫和中央公墓。被冻得不行的我本想舍去中央公墓,但话都说了,不能失信于故人,这是对逝者的最起码的尊重,于是咬咬牙还是去了。残阳中,偌大的公墓基本看不到人,还算容易地找到了32A区,莫扎特,贝多芬,施特劳斯,舒伯特等音乐家都长眠于此,我在他们的墓碑前站了一会表达了敬意就匆匆离开了,真的是冷的无法呼吸。
美景宫
 
美景宫花园,前一夜刚刚下过一点点小雪,房顶上就结了薄薄一层
 
 
 
中央公墓
 
后面三个墓碑,左边的是贝多芬,中间的是莫扎特,右边的是舒伯特
 
 
 
好了,维也纳的4天5也基本汇报完毕,明天生活又正式回到原来的轨迹。
剩下的萨尔茨堡2天2夜,因斯布鲁克1天1夜和慕尼黑2天2夜只能慢慢等到下周末,下下周末和下下下周末再听我娓娓道来了。

DAY 2

2009年01月10日 § 2条评论

来维也纳的第二天,一直没有弄明白交通的问题。地铁里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地铁口也没有闸,很多人随进随出;公交车上只有司机,但司机又不负责卖票,几个门随上随下,我一下飞机就买的那张72小时卡到现在不知道怎么用,只是在上公交车的时候特意从前门上给司机出示,不过司机对我这个举动相当意外;坐火车也没有检票口,买好了票,上面却没有座位号,随便坐。后来才慢慢摸清,原来公共交通全凭公民自觉,可见这个国家对国民信任度还是相当高的。不过也会有人查票,地铁和公交车被查的几率相对来说很低,至少我在维也纳的4天没碰到过,而火车上,查票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如果逃了票一不小心被逮到了,那处罚的力度绝对会成为永久性的心理阴影。同样情况在德国也是一样的。
 
另外在奥地利和德国的很多公共场所,都会有狗狗的标记,不过不是将他们拒之门外,而是对于一些大型犬类只要带了口罩都是允许进入的,幸福啊,这种人性化的措施很难想象发生在以冷漠著称的德国佬身上。我就在超市里看见过好几回,不管是小狗还是大狗都大摇大摆地跟着主人在超市里逛。
电车里狗狗的标记
 
好了言归正传,在维也纳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奔向音乐之友协会大楼,买了当天参观金色大厅的票和28号晚上金色大厅音乐会的票,大街上依旧没有什么人,不过负责转播1月1号新年音乐会的工作人员已经忙开了。参观金色大厅的时间是下午1点,于是趁着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去了霍夫堡宫,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宫。我买的是SISI套票,除了能参观之前的美泉宫,还可以参观霍夫堡宫里的sisi博物馆和皇家银器馆。SISI博物馆把这个奥地利皇后展现得相当生活化,从她的浴室到健身房都有,无形中就给了游客一种亲和力,另外那几幅巨幅的肖像画,把SISI刻画得高贵自然大方美丽不耀妖艳,博物馆还特别有心的重塑了当年SISI经常佩戴的头饰,好几颗星形的夹子,而重塑的这些夹子全是水晶打造,当然肥水不流外人田就由施华洛世奇全权包办了。皇家银器馆展出的全是过去皇室用的锅碗瓢盆,从喝汤的到洗脚的,全部都做工精良,当时玛利亚特雷莎女王很喜欢中国的瓷器,因此附有东方色彩的器具在展览中特别出众,倍感亲切。
慢慢地从皇宫晃出来就准备去参观金色大厅了。跟着讲解员从勃拉姆斯厅一直转到金色大厅,里面没有我想象的富丽堂皇,相反,没有鲜花的点缀,金色大厅失色不少,就好像一个卸了装的明星。里面的设施也很陈旧了,不过反而更加突出了她浓郁的古典味道。这个小时候做梦都要来的音乐殿堂,现在真的来了,我却平静地如同美泉宫花园里结了冰的池塘…
从金色大厅出来,就往史蒂芬教堂走,教堂所在的区域就是维也纳的商业中心,名店云集,今天店铺都开门做生意了,终于看见了黑压压的人群。人多我犯晕,决定拍几张照片就闪人。然后就不知不觉得走到了国家歌剧院,这个时候正好上灯,决定好好拍张夜景。维也纳的老建筑群挺有意思,一般来说像音乐之友协会,或是国家歌剧院都属于特别有名的建筑,按常理为了凸显出她们的大气宏伟,周围是不应该出现太多建筑的。可是在维也纳恰恰相反,很多著名的老建筑都和其它建筑仅仅挨着,显得特别低调。就拿音乐之友协会大楼说吧,很不起眼的一栋楼,被藏在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背后,而从她正门走上十来步就是一个外墙挂满脚手架的新建筑,如果想拍张她的全景则要站在马路中间的安全岛上… 而国家歌剧院处在繁华的闹市区,在无数现代元素的映衬下失去了些古朴,典雅和庄严。
音乐之友协会
 
 
 
 
霍夫堡宫外的马车夫
 
博物馆外面SISI的剪影
 
街头艺人
 
 
后面就是皇宫的后门
 
 
 
 
SISI博物馆入口
 
皇宫一景
 
马利亚特雷莎女王雕塑
 
 
音乐之友协会里的勃拉姆斯厅
 
 
金色大厅入口,那个帅帅的英文解说居然被我看见在和一个亚洲男子搞断背
 
 
 
 
 
莫扎特巧克力
 
 
史蒂芬大教堂
 
闹市区夜景
 
国家歌剧院
 

初到维也纳

2009年01月10日 § 一条评论

25号,经过将近3小时的飞行,飞机很准时地把我从阳光明媚的马德里带到了天寒地冻的维也纳。
当我睁着惺忪的睡眼,驮着一个大半个我高的登山包,挎着相机包,叼着刚买好的72小时公交票,夹着维也纳地图,眼前的两扇大自动门突然向外展开,几十双来接机人的眼睛盯着我。当时正巧只有我一人从出口走出来,就像拍电影一样,超广镜头迅速从我的视线角度一个弧度提升到制高点,给我站的位置来了360度全景俯拍。我顺势仰起头瞪大了眼睛环顾一下四周,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维也纳,我终究是来了!”
之后,我便顺利地跳上了开往市中心的火车然后又倒了地铁,刚上地面,傻了,除了几个溜狗的,大街上没什么人,一看表8点还不到!原本还想让车水马龙的维也纳圣诞夜景暂时弥补一下没有下雪的缺憾,这下好了,积极性彻底被磨光了,只想尽快找到预定好的旅馆,于是在善良的德国大叔和快餐店老板的帮助下还算顺利地找到了。
第一个晚上,同屋的俩日本妞,一个半夜坐在床上刷了半个多钟头的牙,另一个骨瘦如柴却鼾声震天,还有我上铺的德国MM,HIGH到很晚才回宿舍,回来以后又是忙着铺床单又是套被子,等好不容易安静下来我却睡不着了。不一会,不知道谁的闹钟一遍一遍地响,一看表,早晨5点半,很好,我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我在维也纳的第一个早晨。
自助早餐很丰富,我的原则是高热量高脂肪多多益善,为了节省开支,我舍弃了维也纳的美食,我的宗旨不进酒吧不进餐馆,除了早餐其它基本超市解决。住方面当然是十几块一晚的青年旅馆最划算,自从圣地亚哥回来之后开始习惯了住集体宿舍,虽然这不能保证睡眠质量,但是热热闹闹的宿舍至少会帮助缓解一个人旅行的孤单,会认识更多的朋友,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在因斯布鲁克的那一晚,由于没有订到集体宿舍,只能订了一间单人房,为了享受难得的清净,特意去超市买了饮料和零食准备在房里慢慢享用,谁知一个人面对四面白墙却没有胃口,房间里安静得让人害怕,习惯了伴着鼾声入睡,那一夜我却失眠了。
维也纳,我的小窝
 
 
美泉宫
话说回来,第二天我的维也纳之旅从美泉宫开始。除了SISI, 另一个我想看的就是玛丽 安东尼内特,这个马利亚特雷莎女王的小女儿,弗兰茨约瑟夫皇帝的同胞妹妹,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老婆,最后走上断头台的绝代艳后。她和SISI都是美女,只不过一个美得妖艳,一个美得朴实。
美泉宫
 
后花园的观景台
 
后花园的戏水池,一家人正在喂鸽子
 
 
城市公园——孤独的施特劳斯
可怜施特劳斯被莫扎特这个外乡人喧宾夺主了,市区里以莫扎特命名的巧克力特别抢手,红彤彤的包装特别抢眼跟喜庆吸引不少游客争相购买。而相比之下冬天的城市公园光秃秃的格外荒凉,施特劳斯那尊金色雕像没有鲜花陪衬也似乎逊色不少,一旁只有稀稀拉拉的人完成任务般地上去到此一游照张相。
 
 
出了城市公园,就坐上有轨电车绕着市中心转转,欣赏下维也纳的街景。基本上,每天的的活动起始于早上9点半,截止于下午5点半,因为这里天黑的特别早,从下午3点就开始暗下来,4点左右就开始亮路灯,5点,感觉就像马德里晚上的八九点,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
街景
 
 
树上的彩灯
 
 
 
FLICKR已经满了,照片没办法传了,明天重新注册个新帐户再继续…

10天圆了一个10年的梦想,心情却静如止水

2009年01月6日 § 6条评论

      当走完圣地亚哥之路后就初定了圣诞奥地利之行的计划,每天上网疯狂地搜索旅游信息,每每坐车经过机场,看着那一架架飞机起落,总是难掩激动的心情,嘴角总会挂上一丝微笑。像是命中注定一般,某一天,地铁里出现了巨幅的维也纳旅游广告,VIENA, TE ESPERA 的广告词就仿佛在远远地召唤我,这更加坚定了我义无反顾的信念。12月25日,历经3小时,飞机把孤独的我带到了维也纳,这座孩提时梦想的城市,也许对每个从小学习音乐的孩子来说,维也纳就是一块音乐的圣地,如果有机会亲自来这里感受一下音乐的气息,那种虔诚的心态丝毫不亚于每个去圣地亚哥朝拜的信徒。可是我对自己比较失望,随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临近,随着手头的学习和工作接近尾声,我对维也纳的热情却一点点的退却,直到25号临上飞机前,在做足了所有的功课的情况下,那时的我就好像一个充分复习之后等待上考场的考生,有的只是对一个人出门旅行的惶恐、紧张和不安。
      好了,先大概介绍一下我的行程:
      12月25日马德里直飞维也纳,在维也纳呆了4天5夜。紧接着30日乘上开往萨尔茨堡的火车,在那里晃了两天两夜。1月1日一大早奔向阿尔卑斯山首府因斯布鲁克,1月2日和3日飘在慕尼黑,目的只有两个,宝马博物馆和疯子国王路德维希2世的童话城堡。1月4日回维也纳,5日回马德里。
     最大的遗憾,维也纳没下雪,童声合唱团的演出没赶上。
 
     爸爸也是个喜欢挂着相机到处奔走的人,可惜岁月不饶人再加上年纪大了安于现状的心态,使得他对外面的世界仅仅停留在保有美好的幻想和憧憬的状态;妈妈是个很传统的妇女,她关心的只是我一人在外的安全问题,总之,这十天,远在万里之外的他们无时无刻不为我牵肠挂肚,每天只要定点响两声家里的电话他们就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今天早上和爸妈一边视频一边传照片,屏幕里面看见他们目不转睛地张着嘴巴看着我这十天记录的一切,心里突然酸酸的,总之我要感谢爸妈,忙碌了大半辈子为我打开了一条通向外面的路,让我有机会走出去,看到这个世界。
 
先上预告片,嘿嘿~
我和施特劳斯(忽略后面的那群亚洲人)
 
 
设施特别陈旧的金色大厅
 
 
维也纳森林的故事
 
 
萨尔茨堡的粮食胡同,后面黄色的房子就是莫扎特的出生地
 
 
因斯布鲁克的火车站
 
 
慕尼黑的宝马博物馆
 
 
新天鹅堡下的雪景
 
 
疯子国王路德维希的经典之作,新天鹅堡。
不过城堡外观在维修,那些脚手架很残酷地把每个游客从幻境拉回现实。
 
 
我在慕尼黑街头自拍一张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09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