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普罗旺斯不欢迎我这个单飞旅人

2009年07月17日 § 5条评论

 
猪流感当道,爸妈俩个月前就开始担心我这次旅行会不会因此延期,可是国外似乎没有人在乎这个可大可小的感冒,于是我也随波逐流,如期独享回国前的最后一次旅行。但是,正是因为独享,也许普罗旺斯,这个名字中就散发无限爱意的浪漫之地,却似乎不大欢迎我:几乎所有照片,几乎所有的,因为CF卡不明原因的损坏而无法识别,从马赛开始的普罗旺斯之旅只能存在大脑里,就这么一直独享下去…   还有语言不通成了这次旅行的一大障碍,上次去巴黎,不会法语没关系,英语或西班牙语基本通吃,可这次,在农村,不会法语就是寸步难行。那天因为订好了旅馆,可是当天没有去这家旅馆所在村子的公交车,于是只能打车,出租车也是少得可怜,必须打电话,我就在路边墙上找了个出租车司机的电话,话不投机,没等我说完对方就挂断了,最后还是请旅游咨询处的一个会英语的小伙子帮我叫了出租车;制定计划时失误,导致在开销一样的情况下却多耗了很多时间和体力; 在阿尔勒的青年旅馆,被不知明的虫子咬得“遍体鳞伤”,额外多花了不少医药费…
 
 
六七月是薰衣草的季节,无非就是想亲眼目睹一下那满山遍野的紫色薰衣草和大片大片的金黄色向日葵,世间独一无二的风景,梵高情有独钟的南法田园风情,让人想着想着都能沸腾一下。临上飞机前,我那从不讲情调的老妈还在电话里叮嘱说,别忘了带点普罗旺斯的浪漫回来,最后不忘附加一句:薰衣草便宜的话多带几把。
就这样,电话一挂,一脚跨上了马德里飞马赛的小飞机。6月30号中午到了马赛,这个法国第三大城市给人感觉拥挤落后杂乱,不堪的街道人种混杂,这座邋遢斑驳的城市和巴黎比起来就如同一个粗俗不羁的吉普赛女人撞上了一个高雅庄闲的贵妇。燥热难挨,一个下午的时间,我揣着相机到处闲逛,然后走着走着就到了码头,买了张船票出海,享受一下短暂的清凉和嘈杂,顺便走马观花一下大仲马笔下埃德蒙*唐泰斯成功越狱的伊夫岛。
第二天,7月1日,进入吕贝隆山区,目的地是GORDES村庄和村庄下赛南克修道院门前的那一块薰衣草田。来到普罗旺斯,不要以为薰衣草就会自动出现,要寻花,不能不多花点时间和金钱,因为普罗旺斯最好的薰衣草花田都分布在交通不便的吕贝隆山区里。我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提前查阅了吕贝隆山区的公交时刻表,算好了每班车的时间,本来自信满满地想省掉那六七十欧的拼车费,多花点时间和力气也一样能寻到花田,结局是我太高估了资本主义农村下的公共交通系统和本姑娘的体力,所有计划被第一次转车失败全部推翻掉。之前我在GOOGLE地球上搜索过,村庄间的距离都不会超过3.5KM,但是当我背着15KG的行囊走在通往GORDES的盘山路上时,后悔莫及啊,因为我忽视了那里是山区…;当我置身塞南克修道院门前那片薰衣草田时,我已经无力在相机前搔首弄姿摆POSE了。可当我顶着烈日,呼吸着扑鼻的芳香,感受满眼渐变的紫色,回味这次非同寻常的寻花之旅,忽然笑起来了,真是尴尬,特意向老方借了个三脚架准备好好在南法给自己拍几张有纪念意义的照片,结果三脚架从出发到回家半寸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背包。所以在此提醒一下,如果想去看薰衣草,有两种选择,跟团或自驾,千万不能寄希望于公交车。对于摄影爱好者想拍出绝佳光线和绝佳状态下的薰衣草美景,那不妨掏空自己的荷包,干脆住在薰衣草田附近的村子里,静静地等几天。可是由于今年雨水较多,温度偏低,据说位于SAULT山里的薰衣草花期推迟了,因此那满山遍野的紫色的壮观景象就成了我这次普罗旺斯的一大遗憾。
第三天,去阿尔勒看向日葵。在通往阿尔勒的公路上,路边向日葵让我在心里频频惊叫,太美了太美了!。
出发这次旅行之前,特意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基督山伯爵”,另一部就是“梵高传”,电影就像部时间机器把从梵高做传教士时期的生活到开始作画直到最后因抑郁症饮弹而亡通通过了一遍,其中也包括他在阿尔勒的那段重要时期,《向日葵》《星空下的咖啡馆》《阿尔勒的朗卢桥》…梵高在这里创作了189幅油画作品,阿尔勒这个小城也因为梵高名声大噪。正巧,到阿尔勒的第二天,时逢一个传统节日,估计跟农作物收割有关,阿尔勒的农民身穿传统服饰载歌载舞,热闹非凡,居然还有一位老伯伯见我在拍照,把我拉出人群,给了我一块大面包还切了几块香肠给我吃,周围掌声不断,我是受宠若惊啊,嘴里就只会不断地重复“谢谢”,这个除了“你好”之外,我使用频率最高的法语单词;第二天早上在食堂吃饭,认识了一个巴黎来的摄影师,他告诉我他是来这里参加摄影节的,可不巧的的是,我离开阿尔勒的第二天, "阿尔勒国际摄影节" 才开幕。离开阿尔勒的当天早上,碰巧是周六,有集市,我转了好几个摊位,买了一把薰衣草和一个手工五彩菜篮子。
最后一站,阿维尼翁。她给我的唯一印象就是憨豆先生和那个电影导演的儿子在这里卖艺赚旅费,我只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转完了,更准确地说是购物,关于薰衣草一切的东西,从香囊到到香皂到精油到蜡烛到冰箱贴到明信片,爱不释手啊。
文章写到这似乎有点虎头蛇尾,改写的都写了,如果想起什么,我会补充,下面就是唯一幸存的一组照片,拍摄于阿尔勒。
 
你拍攝的 DSC_6767。
 
你拍攝的 DSC_6764。
 
你拍攝的 DSC_6770。
 
你拍攝的 DSC_6777。
 
你拍攝的 DSC_6785。
 
你拍攝的 DSC_6825。
 
下面开始就是阿尔勒的传统节日
你拍攝的 DSC_6834。
 
你拍攝的 DSC_6838。
 
你拍攝的 DSC_6853。
 
你拍攝的 DSC_6907。
 
你拍攝的 DSC_6946。
 
 
你拍攝的 DSC_6953。
 
最后一张,假期结束,这个装着很多礼物的彩色大菜篮和那束薰衣草外加那顶破草帽跟着我回到马德里,现在又回到了中国。
你拍攝的 DSC_6984。

§ 5 Responses to 仲夏,普罗旺斯不欢迎我这个单飞旅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仲夏,普罗旺斯不欢迎我这个单飞旅人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