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圣诞,就是那个巴塞罗那 (已更新)

2010年01月2日 § 11条评论

    巴塞罗那回来,紧接着就是和狐朋狗友们激情欢度新年,万众瞩目的打折季又扑面而来,引得蛇虫鼠蚁们蠢蠢欲动准备重装出击,害得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整理一下在巴塞那段逍遥快活的思绪。每次想写点什么的时候都找不到感觉,等找到感觉了都又不早了。新年,我的目标是回到原来晚睡早起的状态,公园里重现我跑步的倩影。其实我一直在努力,包括假期里我都不忘每天上闹钟,可是现在我完全可以做到抱着闹钟一觉睡到11点,本来今天想早点睡,明儿试着早点起,看来又黄了,趁现在有兴致写点,就赶紧把它补上。

 

    巴塞罗那,旅行之前,我的态度就是不屑,因为总有人拿她跟上海作比较,比来比去得出的结论都比较荒谬。 我不喜欢上海,所以这次旅行也没有下足功夫,只是匆匆看了几篇游记,也许正是放松了姿态,旅行的时候则发现越来越有意思。

 

顿式影片十大元素之一:哥特风格的老太

        25号夜里,体验了8小时的公路旅行,终于风尘仆仆到了旅馆,兴高采烈地拿着钥匙直奔房间,一直幻想着那是一个装满帅哥和无数艳遇等着我的十人间,一开门,操,习惯性的无奈,向天花板翻个白眼,感叹为什么每次订的青年旅馆都不能满足我最终的目的! 冷清,就俩字形容这屋,扫视上下铺,基本都是整齐的,最后目光落在了一个似乎对我的到来不太欢迎的法国怪老太太身上,显然,这个十人间就我和她了。她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说是,这“是”字一说出口就没完了,她的眼睛里立即像充了电似的,一上来就和我探讨一部关于鸟的电影并对片中出现的那些我国的大好河山而津津乐道,接着又说到丹顶鹤,她怕我不明白是什么,还特意画出来,当她弯腰找纸笔时,我意识到这段对话不会再短时间内结束,于是,我,还没来得及卸下那十来公斤的大背包就先被这老太和谐了。 以至于后面的几天,我都是趁她没醒就出门,等她就寝了再回去,偶尔照面了就小心翼翼地问个好,生怕一个大意打开了她的话匣子,然后就没完没了地侃下去。 那晚从鸟聊到丹顶鹤又聊到长城,好不容易她找不到话题了,我就开始卸包拿行李,这时候我用余光看到老太在屋里来回踱步,突然之间又站在我面前,严肃地问“几点了?”,我告诉她说快一点了,她又严肃地说“我要睡觉了”,我狐疑地“OK”了一下,接着俯身继续忙我的,老太在我旁边一动不动地沉默了好几秒,出门了。 现在才明白,估计她当时意思是“我要睡觉了,你也该睡了,别再让你的行李说话了!”。

    后来每天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永远是问“几点了?”。

    宿舍里有10张上下铺和10个带锁的柜子,是那种投2欧硬币才能锁上的柜子,我第二天才发现,原来这老太一个人就霸占了4个柜子,印象中,她好像跟我说过她被偷了钱包和所有证件,会在这里呆上很久很久

        一天晚上回宿舍早,不巧的是她还没睡,翻箱倒柜地在找东西,我问她在找什么,她义愤填膺地警告我一定要保管好自己的物品,这里的小偷什么都偷(说到小偷她就咬牙切齿),因为她的铅笔不见了… 屋里就我们俩,她不会怀疑我吧,我赶紧把我的铅笔借给她…

    有一天,我下午六点多回宿舍放东西,看见老太坐在床沿上对着落地窗在画什么,1个多小时后我吃完晚饭回来,她像尊雕像都没挪过似的;半夜,我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没熄灯,一扭头,老太还在画    

    我每天回宿舍最大的爱好就是翻看这些天拍的所有照片,老太看在眼里,最终,有一天忍不住问我每晚对着相机在看什么,我说看我拍的照片,老太惊讶状她不知道现在大部分相机都不装交卷了。住巴塞的最后一晚,她向我征询了很多买相机的建议,我问她想拍什么,她说拍蝴蝶

    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仍然守着那个十人间,看着房间里的住客换了一批又一批

        又或者…房间里由始至终都有且只有过我一个人… 

 

BOQUERIA的滋味

        Boqueria市场就位于rambla大街的中间段,这个每位游客都趋之若鹜的地方,我想不仅仅是因为菜场广场上那一小块米罗铺的马赛克吧。就说老外做表面功夫绝对是一流。做人,说俗点就是会穷骚包,手里没几个钱但还是舍得花重金在面子上下足功夫;做生意,和中国人务实不一样,他们首先会绞尽脑汁地盘算怎么做足噱头,显然,在这里做生意的小贩们不约而同地配合菜场里暖色的灯光将色彩发挥到了极致,食品就不说了,仔细看小贩们的衣着也很考究。例如,那位著名的水果大妈(说她著名是因为她的水果摊就正对着菜场门口,出镜率极高),她的衣服总是水果色,那天看见她就碰巧穿着亮红加翠绿的两件套毛衫;再来说说巧克力摊的南美阿姨,自己本身的肤色就够“巧克力”了,还总穿着咖啡色毛衣衬上一条桃红色的围裙。26号是巴塞的节日,休市,27号正好又是星期天,所有店都照例休息。好不容易盼到了礼拜一,市场里,回归的热闹和忙碌一下点燃了rambla大街上的气氛,方圆几百里都能感受到她那巨大的能量。那些水果,那些水果,光看都能让你甜蜜得醉掉;那些色彩斑斓的鲜榨混合口味的果汁,绝对勾得人每天一睁眼就琢磨今天喝什么颜色;那些带着蒂姆*伯顿色彩的甜食,就像这座城市一样缤纷又怪诞,让人心甘情愿地被腐蚀得不再有任何理想和抱负。

 

金不昧的流浪汉

    欧洲的治安糟糕闻名遐迩,而以马德里和巴塞罗那更为首屈一指, 尤其是小广场,这种几把椅子就能让这些社会边缘人物一呆就是几小时甚至一夜的地方绝对是我的死穴,我宁愿绕路多走几步。我住的旅馆就在RAMBLA大街上,楼下就是一个小广场,流浪汉集散地,每天夜里都能听见他们的怪叫,发酒疯,砸酒瓶,甚至打架,有时候真的很吓人,最头疼的是每天都会和一两个这样的人擦肩而过,而这种情况我只能拉起帽子低着头走,尽量不与他们有眼神的交流。有天傍晚回旅馆,路过广场看见两个警察在,于是头一次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向前。我注意到,一个流浪汉正在把一个钱包交给警察,嘴里说着“不知道是谁丢的,里面的现金他一分钱没动”之类的话,我仰天长叹,谁他妈的运气这么好!!

 

爱生活的高迪

    我不信教,也懒的搞清楚这个教那个教之间的复杂关系,就好像那些不懂佛教的老外一样,总是纠结于佛究竟是人还是神。我也不懂建筑,出国旅行不就图个见识,相信所有既不信教又不钻研于建筑学理论的同胞和我的目的也都挺明确简单,感受感受人老外建筑的那种不一样的气势就足矣了。西方国家旅行中见得最多的除了历代皇室留下的这个宫那个宫,还有无非就是和宗教有关的建筑了,这个天主教堂,那个基督教堂,还有什么修道院,神学院

    两年前刚来西班牙的时候,参观小城中心的那座哥特式“大”教堂,叹为观止;后来去TOLEDO旅游,才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去年走圣地亚哥之路,一路上碰见大大小小的教堂无数,起初还猛拍照片,等走到终点,在那座著名的巴洛克风格的大教堂里参加弥撒,我已经心如止水了;之后维也纳的那座史蒂芬大教堂我也就干脆懒得进去了;再到后来好几次有人约我去SEGOVIA玩,都打着“教堂”“城堡”的旗号,我摆摆手,请我吃烤乳猪我还会考虑考虑,教堂的话就算了吧。至于SEGOVIA的城堡嘛,说句题外话,沃尔特迪士尼动画片里的城堡是以它为原型?估计说这话的人没去过德国天鹅堡吧。

    这次去巴塞,还是没有办法绕开那座圣家教堂,谁叫是高迪造的呢?本来以为花9欧(我印象里学生打完折是9欧,如果不是别怪我)的门票进去看脚手架,上到教堂50高处还得再花25的电梯费到底值不值,现在看来,挺值。你会发现,高迪绝对是个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人,至少我是第一次看见教堂的外观修饰上不但多了几笔颜色,还添加了花草鸟兽的自然元素,并且建筑师巧妙地运用光线让内外部分结构呈现出意想不到的线条感,这些只是我这个建筑门外汉说说的热闹,至于内行的门道就谷歌一下吧。

 

    像这样有着几百上千年历史的城市使很多初来乍到的人都会拥有同样的烦恼,一时间并不知道从哪个角度切入,用什么视角去欣赏,其实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走路,就像电影“托斯卡纳的艳阳下”那句经典台词说的,“慢慢地有礼貌地介绍自己,它也会慢慢地把自己介绍给你”。

巴塞罗那就是个适合暴走的城市,和巴黎一样,走着走着就会发现想继续走下去

.
.
.
每天说出10个讨厌她的理由,因为太熟悉;
每天说出10个爱上她的理由,因为点到为止。
每天只说出1个爱她的理由,因为她每天用不同的惊奇和你交换。
巴塞罗那,这座被古典,怪诞和时尚架起的城市,瞬间让其在众多国际大都市中突兀起来。 
 

La rambla 大街, 严格说是条马路中间的安全岛,只是宽度大过了两旁的马路,长度从哥伦布纪念塔跨越到了catalunya广场。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条摆着几个露天咖啡椅,几个花摊,几个报摊,几个街头卖艺的和一个不及夫子庙花鸟市场一个角大的鸟市的林荫路会出名到我奶奶都知道。 

 
 
 
 
 
rambla尽头就是海滨大道了
 
 
 
 
 
BOQUERIA市场,我每天从这里的一杯鲜榨果汁开始,另外一杯果汁结束。5天的行程还没有喝完所有颜色。
欧洲最大最著名的有顶菜市之一,位于la rambla大街上,参观的人多于买菜的…  至少我没见过马德里哪个菜场游人如织的景象,别怪我总是拿马德里作比较,比较是人类的天性嘛!
 
 
 

 
 
 

 
 
 
 
Montjuïc山,92奥运会的腹地,山顶城堡傲视全城。地铁L1,L3 ESPANYA下。
 

 
 
 
 
 
 
 
奥运场馆
 
 
,古埃尔公园,似乎所有的吉他旋律都聚集在这里,交织着,美妙的旋律配上合适的地点才能激发出人体内某一处没被开发出的细胞,令人毛孔扩张。难怪伍迪*艾伦在他那部电影里多处融入了巴塞的吉他演奏,让他的女主角沉醉于聆听。想必大家都知道是哪部佳片吧。
公园里的吉他艺人
 
 
 
高第,圣家堂,建了一个多世纪了,还在进行着呢,高第将大自然元素融入了教堂的建设。
 
 
 
 
 
 
,米拉之家,只是楼中一套公寓
 
楼下的GRACIA大街
 
 

楼顶露台
 
 
直视圣家堂
 
街对面的巴特利奥公寓,也是出自高第之手。
 
宿舍的床板被涂满了鸦,5个晚上,居然有4晚,这个10人通铺只有我和一法国老太2人。感觉捞了个大便宜~
 
宿舍阳台拍去,小巷幽幽,感觉有点老上海。楼下的一个小广场却是流浪汉的集散地。
 
好吃的东西,我必须餐餐吃顿顿吃,吃到腻歪想吐为止,不留一点遗憾。
 

 

 
 

 
 

 
 

§ 11 Responses to 又是一个圣诞,就是那个巴塞罗那 (已更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又是一个圣诞,就是那个巴塞罗那 (已更新) at 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人旅行,怎能看到另一个自己.......

meta

%d 博主赞过: